民國 96 年 3 月因岳母中風住院及大姐同年 11 月車禍住院,我們多次南下高雄探視,在醫院中看 到許多病患及家屬面帶愁容、心力交瘁、無所適從,在病床旁掛著從 xx 宮 xx 廟求來的符咒要保平 安…,心中有許多感觸,因我們也是從這樣的民間宗教信仰環境、家庭長大,他們的心境我們能感 覺到,若不是 神的憐憫,若不是 神捨己愛人,道成肉身,我們就無法得此救恩,看著他們心中浮 起很深憐憫的愛,誰來拯救他們的靈魂?誰來拆毀黑暗的權勢?

 

  接著幾次的探視,這樣的感覺持續久久,直到大姐車禍期間南下時,看到許多多年不見的親友 (皆住南部未信主), 神的話此時臨到:「你把福音傳給別人,自己的親人反被棄絕了!」內心有許多 的虧欠,求主赦免,我們要西進(我們對大陸福音工作有負擔)還是南進(回高雄)?

 

  97 年 1 月底高雄靈糧堂王繼忠牧師夫婦(現是約珥靈糧堂)來訪,傳遞對大高雄地區福音的負 擔,要我們好好禱告,是否一起同心努力來得著大高雄。對我們來說,高雄是我們的「故鄉」,有很 深血濃於水的感情,人生中很多第一次是與高雄有關,如結婚、工作、生兒育女等,但我們不清楚 是否是神的心意,只有禱告尋求神。2 月中旬我們參加「神大能特會」翟辛蒂博士對台灣的預言—台 灣將成為一個基督教國家,信徒將從 3%成長到 10%,從 10%到 20%,從 20%到 50%,得救的人 要比失喪的人多。 神透過祂的使女再次對我們講話,挑戰我們,呼召我們再次獻身。

 

  之後,我們每天最少禁食一餐在禱告中尋求神更明確的旨意,是否回高雄建造開拓教會,神透 過馬太福音八章 5~13 節,醫治百夫長僕人的病這段經文,一星期二次對淵泉講話,耶穌對百夫長 說:「你回去罷,照你的信心,給你成全了。」神賜下祂的話語及應許,我們就降服下來,勇敢的踏 上宣教植堂的不歸路。因祂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,祂的道路高過我們的道路。我們夫婦將人生下 半場完全委身在高雄,為百萬靈魂的得救,願意把身體獻上當作活祭,至死忠心,無怨無悔,求主 悅納使用。